首頁 > 業內新聞 > 人物訪談 > 張汝京:壓不垮的芯片企業家 三起三落70歲再次創業

張汝京:壓不垮的芯片企業家 三起三落70歲再次創業

52RD.com 2019年6月26日 愛集微            參與:5人 查看 我來說兩句
  張汝京,1948年出生于南京,第二年隨父母到臺灣。臺灣大學機械工程學士,紐約州立大學工程科學碩士,南衛理公會大學電子工程博士。在美國德州儀器工作20年,期間在美國、日本、意大利等地創建并參與管理過10個半導體工廠。從TI退休后,曾任臺灣世大半導體總經理。2000年,募集14億美元創辦中芯國際,向世界芯片制造第一梯隊沖刺。隨后,在國內投資4家LED企業。2014年創辦新昇半導體,為大陸半導體產業彌補了硅材料的短板。2018年,70歲的他再次創業,融資150億元在青島創辦芯恩半導體。
圖示:在青島芯恩辦公室的張汝京

  他,創辦了中國大陸最大的芯片制造企業——中芯國際,開創了中國半導體企業市場化道路,并突破美國技術封鎖,將中國大陸半導體技術與國外近3代的差距縮短至1代甚至小于1代;他率領著中芯國際的海內外人才,力爭在祖國大陸創辦一家世界級的晶圓制造大廠,并誓言要把大陸的半導體產業做起來。自此,中國半導體業迎來了輝煌發展的時刻。

  除了為祖國大陸芯片制造技術實現突破之外,他還為大陸半導體產業培養了諸多人才,現在大陸半導體領域諸多企業的CEO、CTO、COO等高管,都來自于中芯國際。而一些基層員工,在他的公司得到了免費上大學、讀研究生甚至博士的機會,用員工的話說“一生的命運得到了改變”……

  然而,感到嚴重威脅的競爭對手通過商業訴訟來遏制中芯國際的發展,最終中芯國際敗訴;加上為了長遠發展的堅持投入導致與投資方收益求快的沖突,最終所有的責任和結果,由他一個人承擔,他“被迫退出”自己親手創辦的中芯國際。此后,種種后續的人事變動導致中芯國際的發展氣勢減弱,中國芯片制造趕超國際一流的夢想,也就放慢了!

  在業界替他惋惜的時候,2014年,他在上海再次創辦新昇半導體,開啟300毫米大硅片(12英寸硅片)研發及量產的新征程,此舉為大陸半導體產業彌補了硅材料這一重要短板。然而,3年后他卻離開了新昇半導體,繼續他的另一個夢想,在中國成立先進的IDM公司。

  2018年,70歲的他再次啟程,總投資150億元在青島成立芯恩半導體,建立一種CIDM(Commune IDM)模式,即共有共享式的IDM。

  他,就是張汝京。

  在半導體領域,張汝京是一位備受“爭議”的人物:有人稱他為中國半導體之父,因為他曾為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,半導體業內已退休的和仍在產業拼搏的同仁,仍對他欽佩不已;然而,也有人覺得他不適于這個稱謂,因為他沒能繼續帶領中芯國際向前走下去。而他自己認為早期的啟蒙前輩們才適合“中國半導體之父”的稱謂。在有些媒體的報道中,還給他貼上“理想者”的標簽:世大半導體時,他支持與臺積電的合并,但是臺積電當時并沒有在大陸設廠的計劃,他選擇離開臺積系統,帶隊到大陸制造中國芯;一手創辦中芯國際,被迫出局后,又創辦了新昇半導體,而量產成功后他又轉交給別人,只保留董事席位后離開。

  在此,大家不免產生很多疑問:一次被排擠,兩次轉場,他有能力創辦上百億元規模的企業,難道真的沒有能力守成?前面幾次創業,究竟遇到了什么情況?古稀之年,為何還要堅持創業?在大陸出生,在臺灣成長,在美國學習和工作,回到大陸3次創業,張汝京的心中,藏著怎樣一顆熾熱的中國“芯”?

  帶著諸多疑問,作者前往張汝京第三次創業的根據地青島,與他進行一次深入的交流,來為大家還原一位立體、傳奇的張汝京。

  (上)醞釀——創辦中芯國際之前

  張汝京因創辦中芯國際而被中國半導體業廣為知曉,而創辦中芯國際之前,他在美國求學、工作,為何一心想要回到大陸?什么機緣促使他到大陸創業?創辦中芯國際時面臨哪些困難?香港、北京、上海,三個備選地,中芯國際的選址為何最終定在上海?……

  這些背后的故事,鮮為人知。

  1、美國求學階段  多位恩師指點

  l  四五十年前的事情或人名,依然記得十分清晰

  l  上世紀70年代的碩士畢業論文等,一直帶在身邊

  l  有幸得到猶太人導師和伯克利校長的指點

  張汝京,大學就讀于臺灣大學。畢業后,按制度要求當了2年的義務預備軍官。當兵一結束,張汝京就去美國紐約州立大學讀工程科學系碩士,這是一個跨學科的系,比較接近電機系、機械系、化工系。這個跨學科的專業,為張汝京今后在半導體產業中的發展打下了學術基礎。

  在美國讀碩士期間,張汝京的指導教授是一名猶太人,采訪時他非常清晰地拼出老師的名字David.M.Benenson博士。張汝京回想道:“這位導師比較照顧我,由于我不是美國公民,導師專門為我申請專項獎學金,還幫申請當研究助理,這樣可以有較多的薪酬。”讀書時,一個月獎學金和當助理的報酬加起來有250美元,對于張汝京而言,已是十分豐厚。

  作為助理,張汝京幫助導師做各種各樣的試驗和分析,由于他們所做的試驗比較大,學校要求晚上9點鐘才能開始使用電腦,以至于張汝京經常做實驗做到半夜2點鐘。

  通過做這些實驗,也使張汝京認識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校長田長霖先生。當張汝京頭天晚上做完實驗第二天來校后,有時會發現有些分析結果搞不通,實驗很復雜,有些地方導師也不太熟悉,就讓他給當時還是加州大學教授的田長霖博士打電話。在這個過程中,田長霖博士給張汝京提供了很多學業上的幫助,指出一些方向,張汝京一直感恩于懷。

  幾年刻苦研讀下來,張汝京的學術研究能力得到大幅提升。

  等到碩士課程修完、論文寫得差不多之后,導師給張汝京說:“現在不用管碩士論文了,你就準備接下來讀博士吧。”

  但當時,張汝京一心想參加工作,去工業界試試手。導師希望張汝京能把博士讀完,所以有些不樂意和不舍得。張汝京告訴導師:“將來再回來讀博士。”導師的言語中透著諸多的不舍:“工作后回來再讀博士就非常難了……”

  采訪期間,張汝京還把他的碩士畢業論文拿出來讓筆者看。論文是1973年寫的,算起來至今有46年。46年間,張汝京先后從美國到臺灣、上海、青島,論文始終伴隨在身邊,伴著他走過和見證了多少重大和珍貴的足跡。此外,還有母親的自傳等相關書籍,張汝京也一直帶在身邊。

  2、從工廠做起 多方面得到歷練

  l  進入工廠帶工人,了解如何設計和優化

  l  給工人上課 ,聽課工人從15名增加到四五十名

  l  承蒙多位恩師指點,從想法轉化成現實的能力大幅提升

  1974年碩士畢業后,一心想到工業界去鍛煉的張汝京去了一家做染料的化工企業。這里的染料是天然的染料,粘到手上洗不掉。張汝京所在的公司有1000多人,他是唯一的亞洲人,大家對他像寶一樣。

  公司有個規定,每一個工程師都要從工廠做起,當工頭,帶著工人去做,這樣才知道怎么設計,如何優化。張汝京進入公司2個星期后,老板就安排他帶領15個美國工人。從基層做起,深入一線,了解工廠,了解工人,對張汝京的職業來說,打下一個很好的基石。

  不過,怎么帶是一個挑戰。張汝京還記得,當時工廠里每周四下班前給工人發薪水,發之前要求每個工頭給自己組的工人上1個小時的安全培訓課。

  有的老工頭動手能力非常強,但是缺少理論基礎,不知道怎么給工人教課。而張汝京給自己的工人講授時,用一張大紙列出要點畫出來,非常形象直觀,工人很容易理解。其他幾個老工頭看了之后,就讓張汝京幫助帶他們的工人。這樣,張汝京最早從給15名工人上課,到后來給四五十名工人上課。

  為此,這些老工頭非常感謝張汝京,當遇到一些動手方面的工作時,老工頭會非常熱心地給張汝京演示,教他怎么做。張汝京也從這些工頭身上學到很多實踐經驗。

  當時,這個工廠還用50赫茲的電流,工廠只能自己發電。張汝京回憶道,廠里有3個特別大的鍋爐用來發電。工廠周邊也有其他一些工廠,發的電他們廠用不完時會賣給這些工廠。

  有一段時間,管發電和管污水處理的工頭家里有點事情,請了半年假。就由張汝京來管廠里的發電和污水處理。這讓張汝京在語言方面進步特別快。他說道:“以前跟人家講話英文溝通的時候,會常常看對方的表情,這樣容易知道對方在講什么。在工廠里面,大家都分散在不同地方,主要通過對講機溝通。這種溝通,你看不到表情,要求語言很強;壓力很大,聽不懂,說不出來,就麻煩。”

  此外,這個化工廠也做食品染料,與半導體工廠有一些相似之處,也有潔凈室,里面要求干干凈凈,所有東西都是不銹鋼做的,密封的,進潔凈室還要穿潔凈服。

  后來,工廠賣掉,張汝京就離開了。

  1975年秋天,張汝京去了第二家公司Union Carbide,這是一家做液態氮、液態氧等冷凍技術的企業。張汝京在其中負責特殊產品,比如要儲存很多生物的標本,液態氮如何低溫存儲、如何保持16個星期不能夠漏光,這種設計非常復雜。

  天助自助者,在這里,張汝京遇到了多位恩師的指導和相助。

  其中一位叫AL Batel的德國老師傅,張汝京說道:“這位老師傅去過世界各地,語言能力很強,極端的聰明,發明過很多東西,人也非常好。 ”

  由于張汝京與Batel都是基督徒,有一種天然的認可和親近,Batel就教張汝京很多東西。他把很多新的想法告訴張汝京,然后張汝京把它實現出來。從想法轉化成現實,整個過程對張汝京而言收獲很大。在Batel準備退休時,就急著想在2年內把畢生的技術都教給張汝京。

  除了Batel,張汝京還遇到一位卓越的領導,是意大利后裔叫Frank Nataro。Frank在美國出生,意大利語講得很好,人很聰明,是張汝京的學長,對學弟很照顧,給張汝京很多項目做。

  此外,還有一位老板叫張勁敏,是一個留學德國的博士。他與另一位德國公司Linde的大老板Chris Godsman博士關系很好,兩人有很多想法,會給不同的人去做。他們讓張汝京做了各式各樣的新產品和新工藝,有很高溫的也有很低溫的。

  進工廠當工頭階段,讓張汝京對工廠和工人等企業一線的情況有了深入的了解;后面又遇到的多位恩師,讓張汝京將想法變成現實的轉化能力得到大大的提升,并且做出多種新工藝和新產品。這為張汝京今后涉足半導體并一展身手,打下了堅實的實踐基礎。

  3、進入TI  對公司感恩堅持滿20年才退休

  l  參加TI員工讀博項目,斯坦福項目結束申請去了SMU大學

  l  留職不停薪,且讀博學費TI全部承擔

  l  博士畢業企業多次高薪挖人,堅持留在TI

  后來,張汝京的太太畢業,兩人有幸都進入了德州儀器(Texas Instruments,簡稱:TI)。

  TI成立于1930年,總部在美國德克薩斯州的達拉斯,是世界第一大數字信號處理器(DSP)和模擬電路元件制造商,其模擬和數字信號處理技術在全球具有統治地位,在世界20多個國家設有制造、設計或銷售機構。全球第一大半導體制造企業臺積電的創始人張忠謀也曾就職于TI。

  在TI lubbock工廠,張汝京有幸又遇到一位極其優秀的直接領導叫Gene Frantz(后來成為TI類似CTO的職位),張汝京說道:“Gene是一位極端聰明的人,他會想很多的好產品。” 此外,張忠謀先生也擔當過這個部門的資深副總。

  Gene很器重張汝京,并問張汝京為什么沒有把博士讀完,覺得張汝京不讀博士太可惜。

  當時,TI有一個員工讀博士的項目,合作的學校有斯坦福大學、南衛理公會大學(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,簡稱SMU)等,當時公司陸續有二三十位員工讀完博士,其中以這種方式讀完博士的還有張忠謀先生。

  Gene就推薦張汝京申請這個讀博項目。由于斯坦福的項目剛結束了,張汝京就申請去讀南衛理公會大學的電機系,恰巧張汝京的領導Gene也是這個學校畢業的。

  SMU建校于1911年,建校以來培養出諸多世界知名人士,比如前美國第一夫人勞拉·布什、德州儀器首席執行官兼董事長Jerry Junkins、美國航空公司總裁兼美國航空集團董事長托馬斯·霍頓、英國石油公司首席執行官羅伯特·杜德利、諾貝爾獎得主James Cronin等等。

  有意思的是,推薦張汝京讀博之后沒過幾天,Gene對張汝京說:“我后悔告訴你讀博士的事了,因為告訴你之后你就會走,但我又想讓你再好好學一下。”

  隔了一段時間,Gene又對張汝京說:“我不后悔,你還是去達拉斯讀書吧。”

  為了方便讀博,張汝京和太太都申請去達拉斯的TI總部工作,這樣離SMU大學較近。當時張汝京有一位叫王中樞的學長,博士也是SMU大學畢業,就推薦張汝京讀他的博導巴特勒Jerome Butler教授的博士專業(AlGaAs通訊用半導體激光部件)。

  參與讀博項目的前期,張汝京是邊工作邊讀博,并且是留職不停薪,這一點說明此前媒體報道的停薪留職去讀博有所失實。

  等到學完博士課程做論文時,TI常常派張汝京到海外出差。每次出差回來,張汝京就去找博導談論文的事。博導特別支持和關注張汝京,就讓張汝京下班以后到他家里來做。

  每天,張汝京下班后18點多鐘去導師家做論文,20點師母就過來送咖啡點心。對此,張汝京覺得很不好意思。

  后來,他就跟公司老板講,想留職停薪6個月專心把論文做完。誰知,老板聽到后說:“為什么要留職停薪呢?留職不停薪!你照樣做你的論文。”

  老板和導師的支持,讓張汝京在論文和工作兩邊都沒有絲豪的松懈,那是一段極為緊張繁忙的日子。張汝京每天早上7點鐘到公司,工作到9點鐘;然后去學校寫論文,順便帶了一個便當做午飯。下午3點鐘,張汝京再從學校回到公司,工作到下午7點多鐘。

  這樣的節奏持續了半年,一半時間在學校,一半時間工作,并且是留職不停薪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張汝京讀博的學費全部是由TI公司承擔。前期,公司支付的學費、書本費、雜費的25%;等到全部課程休完后,公司再支付25%;各門學科及格后,再支付25%;等拿到學位后,公司支付剩余的25%。

  后來,張汝京博士畢業后回到TI工作時,每年都有其他公司來挖他。但張汝京對TI很感激,堅持留在TI,一直工作到滿20年工齡才退休離開。

  在此期間,張汝京先后在美國、日本、新加坡、意大利及中國臺灣等國家和地區創建并參與管理了10個半導體工廠的技術開發及IC運作,一時間被媒體稱為“建廠高手”。

  對于建廠這段經歷,張汝京說道:“當時德州儀器在世界各地建廠主要是為了擴展市場;另外,當地政府也比較支持,所以說是客戶、TI和當地政府合力建的工廠。”

  從TI讀博的受益,也讓張汝京后來在創辦中芯國際、青島芯恩等公司時,對員工采用類似的激勵方式,有些員工的命運為此得到改變,至今一些員工還追隨著張汝京,這將在后序文章中與讀者分享。

  4、一心想來大陸 祖國情結深受父母影響

  l  母親申請到康乃爾大學獎學金準備讀博士,盧溝橋事件后選擇留在國內任教

  l  母親一直給子孫輩說,要愛國,不要忘記自己是中國人

  l  父親問他:“你在世界各地建廠,為什么不回大陸建廠?”

  張汝京雖在美國多年,但一心想來大陸,打算退休之后就回大陸。而他內心的那份祖國情結,深受父母的影響。

  從張汝京母親劉佩金的自傳中看到,張母1911年出生在江西九江,9歲進入女子學堂,后轉入基督教教會學堂“儒勵中學”,當時已經開始學英語、數學、化學、物理、生物、美術、音樂等課程。

  張母高中畢業考入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學院(金女大)化學系。1937年大學畢業,申請到康乃爾大學的獎學金,繼續攻讀博士。

  后來,1937年夏天抗日戰爭爆發,張母最后選擇留在國內任教。張母在廣州協和女中和女子師范這兩所教會學校教化學。日本攻打廣州時,學校移到澳門,張母也跟著過去繼續教學。

  1942年,太平洋戰爭爆發,日本攻打香港和澳門,學校轉移到后方,從澳門輾轉廣州、廣西、云南,歷經2個多月的乘車、坐船和走鄉間小路,到了四川重慶。

  由于是學化學的,張母被調到重慶彈道研究所作火藥分析,在這里接識了在鋼鐵研究所當工程師的張汝京的父親張錫倫。

  張父畢業于國內第一所礦業高等學府焦作工學院,起初進入上海的一家煉鋼廠工作,抗戰爆發后,張父跟隨著工廠遷移到重慶,負責開發坩堝煉鋼的方法。

  1947年,張錫倫一家四口帶著300多名煉鋼所的員工到南京鋼鐵廠。1948年,家中的第三個孩子也就是張汝京在南京出生。1949年,全家攜300多名員工及家屬經上海到臺灣。

  張父做材料很在行,后來看到張汝京在TI去世界各地蓋工廠時,就問:“你在世界各地建廠,為什么不回大陸建廠?”張汝京說,一直還沒有機會。

  母親是一直給子孫輩說,要愛國,不要忘記自己是中國人;并鼓勵孩子們能回祖國服務。

  在父母的影響下,“回大陸”成了張汝京的一個心愿。

  除了父母的影響,張汝京也受到愛國同胞的鼓勵。他在TI的一個老板邵子凡博士,和張汝京的成長讀書經歷有些相似。邵博士十二三歲去臺灣,然乎去美國讀博士和工作。張汝京說:“他們很愛國,很想去大陸,但是邵博士覺得自己年紀大了,就很支持我,鼓勵我去大陸工作。”

  5、回國參會接識王陽元院士 為在大陸創業埋下伏筆

  l  起先負責大陸和臺灣的合作項目無錫華晶上華

  l  臺當局要求臺灣企業停掉大陸項目,回臺灣擔任世大總經理

  l  世大被賣之前,并非所傳的不知情,張忠謀曾問過他

  l  去意已絕,留不住張汝京的張忠謀扣下他很多臺積電的股票

  天助自助者,當一個人想做一件事時,各種機緣都會來促成這件事。

  1996年,張汝京從TI退休(工作滿20年可以提前退休)的前一年,電子部(工信部的前身)的相關代表去美國參觀,張汝京被公司推薦接待了中國代表團。電子部帶頭的當時是總工程師俞忠鈺和一個領導陳建興先生等,他們參觀后對TI的先進半導體技術頗感震驚。

  1996年底,電子部舉辦了一場電子論壇,也邀請TI派一名代表參加。TI安排張汝京代表公司參加。因為這次會議,使得張汝京接識了王陽元院士和俞忠鈺等老前輩。

  “王老師說‘你回來幫忙吧’。”張汝京回想當時的情景。張汝京口中的王老師,指的就是王陽元院士。

  張汝京開完會回美國后,征求幾位前老板的意見,他們都很支持。張汝京也征求家人的意見,家人更是非常支持。這樣一來,張汝京就沒有了后顧之憂。

  1996年年底,張汝京跟王陽元院士見過面以后,開始籌備回大陸的事。

  當時,張汝京有一位大學學長叫陳正宇博士(康奈爾大學博士)。他曾經成立一家公司茂矽電子(MOSEL),做DRAM業務,茂矽電子后來把華智合并。再后來,陳正宇博士離開茂矽電子,并買下華晶的一個5寸6寸MOS線,成立華晶上華,擔任董事長。

  陳正宇的大學同學蘇崇文博士(斯坦福大學博士),是張汝京在TI-ACER時的一位領導,當時蘇崇文博士知道張汝京馬上要退休,就問張汝京有沒有興趣去陳正宇那邊。張汝京與陳正宇博士聯絡后,陳正宇也希望張汝京來。

  在這個時候,臺灣的中華開發投資銀行成立了世大半導體,也希望張汝京過去。

  張汝京對中華開發說:“我是想去大陸,要不你們和陳正宇那邊合作吧。”

  中華開發的胡定吾非常支持與陳正宇博士合作。于是,中華開發投資銀行也出錢,張汝京帶著一個團隊到華晶上華,陳正宇任董事長,張汝京任總經理,張汝京負責0.5微米的半導體項目開發。張汝京說:“這個技術當時受一些限制,AT&T公司得到美國政府的同意,就從西班牙的一個比較老的廠轉過來。首先轉的是0.8微米的技術,慢慢地再從0.8微米做到0.5微米。”

  1997年張汝京從TI退休后來大陸先參與這個項目。因此,張汝京一半的時間在臺灣,一半時間在大陸無錫。

  1998年2月的某一天半夜,在無錫的張汝京還正在睡覺,突然來了一個電話,電話那頭說:“臺當局要求中華開發把大陸的項目都停掉。”

  于是,中華開發胡定吾跟華晶上華陳正宇達成協議,張汝京和團隊回到了臺灣。當時,中華開發投資了世大半導體,張汝京在蓋廠和經營管理方面比較有經驗,作為中華開發資深副總的張汝京,就去了世大半導體擔任總經理。

  1998年5月份,當大陸的項目驗收結束后,張汝京和團隊就完全撤回臺灣,專心做世大半導體的項目。

  世大半導體從1997年做到2000年,公司賺錢后就被并購了。

  此前媒體傳“世大半導體被賣時,作為總經理的張汝京并不知道”。就此事,筆者專門求證了張汝京,他說:“這是錯的,我完全知道,而且張忠謀先生要買世大,特地找我去商談,問我同意世大賣給臺積電嗎?我說我贊成。”

  張汝京說,他贊成的原因是想著當時把廠賣了之后,可以來大陸。世大被賣的商業談判環節他沒有參與。最后,張忠謀以原始股價8.5倍的價格買下世大半導體。張汝京進一步說道,對投資人而言,是很樂意的。

  張汝京也問過張忠謀,收購世大后會不會到大陸發展?當時,張忠謀沒有表態。張汝京說,自己沒有考慮到當時的政治環境。

  臺積電買下世大后,張忠謀幾次與張汝京談,希望張汝京留下來。然后,張汝京一心想去大陸,張忠謀不是很樂意,不過還是讓張汝京離職了。但是,張汝京被罰了很多臺積電的股票。

  那時,張汝京去大陸之意已經很堅定,根本不在乎股票的事。

  6、挑起歷史使命  中芯國際最終“聚焦張江”

  l  產業前輩推薦張汝京來蓋廠

  l  創辦中芯國際時,面臨哪些挑戰?

  l  香港、北京、上海三個城市,為何中芯國際最終選址在上海?

  當年,有一群做半導體的愛國華人。主要有:虞華年博士,曾是IBM的資深經理,在臺灣當過外籍顧問組組長;臺灣工研院電子所所長胡定華博士,曾是萬虹的董事長;還有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電機系前系主任楊雄哲博士;華邦電子總經理楊丁元博士。這四位都曾是臺灣工研院的高級負責人。還有一位楊教授的學生馬啟元教授也幫忙聯系政府高層。

  1996年,這四位半導體前輩寫了一封信給當時的國家領導江澤民和朱镕基,信里語重心長地提議大陸一定要發展半導體產業。江澤民主席曾當過電子部部長,非常支持,就作了批示。

  第二年張汝京來大陸時,幾位老先生就找到了張汝京,發展大陸半導體的結論是一定要蓋先進的半導體廠。2000年3月底4月初,他們幾位約張汝京和國務院溝通,由張汝京和團隊來負責蓋廠,王陽元院士也全力支持。

  當時,張汝京不僅賣掉了在美國的多處房產,也把90高齡的母親和太太孩子一起遷居到了上海。在張母的自傳中寫道:“回到闊別50年的祖國大地,回母校金女大看老校長吳怡芳博士紀念館,也看到失散多年的小姑姑、妹妹和堂弟妹及他們的家人。在大陸工作的大兒子陪著我從南到北探望親人,感慨萬千。”后來,全家在上海定居,張母寫道:“總算是達成了海外游子落葉歸根的心愿。”

  20世紀初的大陸的半導體產業,可以說是一無所有。回到大陸建廠,張汝京面臨著諸多問題和挑戰。

  首要的是人才方面。張汝京說道,當時做過半導體芯片0.35微米工藝的人才非常少,估計不到10個人;做過0.25微米工藝的人,可能更少。

  其次是面臨著美國禁運的技術壁壘問題。當時,世界上先進工藝已經在量產0.18微米,0.13微米工藝也即將量產。張汝京他們在無錫做的是0.5微米(中間有0.35微米、0.25微米、0.18微米的三代技術差距),與國外先進技術相差很多。

  再者是國內很少人認識張汝京他們,資金誰來投?

  張汝京的母親是一名虔誠的基督教徒,曾就讀于教會學校,也在教會學校教書。受母親的言傳身教,張汝京也是一名虔誠的基督教徒。為此,他通過個人關系找到美國五大教會為自己背書,保證所創辦的企業將來所生產的芯片產品只用于工業民用,而非用于軍事。最后,海外資金,像華登國際、漢鼎亞太、高盛資本、祥峰資本等都對中芯國際進行了投資。

  國內的大股東有北大青鳥、上海實業和張江科技園區。王陽元院士和夫人楊芙清院士都非常支持,找到北大青鳥來投資;張江科技園區以土地作價來投。

  當時需要10億美元,實際上收到了11億美元,最后增資到14億美元,就把上海的3個廠建起來了。那時是半導體的低潮期,設備等相對比較便宜。

  在中芯國際的選址上,張汝京和虞華年博士、胡定華博士等幾位前輩先后一起去了香港、北京、上海,張汝京又和馬啟元教授去了深圳看場地。

  他們首先想到是在香港,或許可以避免美國的禁運。不過,由于香港已經回歸了,所以建廠在香港和在大陸差別不大,多少也會面臨一些禁運限制。當時海外投資人對香港也比較有興趣;香港政府也很支持,曾經很積極地在香港談,漢鼎亞太投資基金的CEO許大麟博士與香港特別行政長官董建華談。董建華同意給一塊地來建廠,張汝京要求在這塊地以外,給員工蓋一個宿舍。這樣一來,香港的房地產集團不干了,視此舉是搶他們飯碗。加上,香港的IC人才不是特別多,大陸的人才去香港也不容易。最后,他們放棄了香港。

  接著的是北京。北京政府很熱心,但當時劉淇市長不在,接待的副市長不太清楚此事,不能拍板。

  關于上海這邊,上海徐光迪市長非常支持。張汝京他們本來看中的是上海的金橋,因為華虹半導體也在那里;但上海張江也很熱心,提供的地很多。

  大家在香港碰面,開會討論最終地點。虞華年博士、胡定華博士、楊雄哲教授、張汝京還有馬啟元教授最終商定:“還是聚焦張江!”52RD.com  微博關注:http://weibo.com/52rd  微信關注:admin_52RD
已有2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查看 我來說兩句
讀取...
相關報道
評 論
2樓 52RD網友 39.73.*.* 發表于 2019/8/9 06:12 回復
傳統中國知識分子的家國情懷 和 風骨 令人 欽仰 ...
1樓 52RD網友 219.133.*.* 發表于 2019/7/20 16:19 回復
創業是不會年齡
共有評論2篇 查看所有評論
業界快訊 NewsMORE>
新聞導航 Navigation
精彩評論 CommentMORE>
52RD網友:華為還是很牛逼的,上升到美國不顧大國顏面來抵制一個公司,希望華為能更好的活下去
任正非接受CNBC采訪:美國怎么都打不…
52RD網友:美國是世界上專利持有最多的國家,如果美國先不遵守這個制度,那倒霉的是美國。華為可以不賣產品給美國,但每年收個幾十億美金專利費還是…
華為與美沖突不斷 專利費輿情背后是…
52RD網友:三星現在不用幸災樂禍,等美帝收拾了華為,估計會對三星下手,之前法國阿爾斯通也是被黑國,美帝的貪婪和意識形態無關
又是377!三星、聯想等7家IT公司又被I…
52RD網友:中國芯片和軟件上來后就不受人家的欺負。
重磅:大疆在美國發布公開信
52RD網友:如果android機會真被你抓住了,肯定免不了收費,一旦收費android流行程度就不及現在,說不定nokia或其他某個系統就壯大起來了,所以bill ga…
比爾蓋茨:我最大的錯誤就是沒有創造…
特別推薦 Recommend
开元棋牌最新版本
云南时时计划人工计划 重庆时时做号计巧 北京赛车pk外挂 网上怎么买快乐12 下载浙江12选5中奖助手 pk10在线计划更新 四川金7乐走势图手机板 河南快三一定牛跨度图 王中王277手机论坛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连线 秒速赛计划全天 百胜彩票真吗 江苏快三助手安卓版 下载吉林时时走势图 山东快乐扑克开奖直播 秒速快三官方开奖